黄益平谈2019中国经济增速6.1%:外部趋稳内部调控

来源:未知 时间:2020-01-23 18:14:32 字体:[ ]

  黄益平在提到2019年中国经济增速6.1%时表示,这说明我们增长的速度还是在往下走,从2010年以来这个态势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如果是看它未来的走势,可能特别值得关注的是第四季度的GDP的增长速度是6%。这可能是比很多专家和市场人士的预期要好,原来大家觉得增速下行的态势非常明显,第四季度说明是稳住了。

  黄益平在分析中国的知识产权贡献的比例时指出,民营企业是70%,外资企业是25%,国营企业是5%,国营企业发挥很多很重要的作用,是在很多民营企业做不好的地方,比如基础设施、上游产业等等,包括提供经济和社会的稳定,他们发挥很大的作用,但是要往前走,要靠创新,我们要把更大的力量放在支持民营企业的发展上。

  一是经济往下走的时候,这些小规模的企业本身就不太稳定,所以融资会变得比较困难。

  在讲到中国企业本身的健康程度以及中国整体金融体系的健康程度时,黄益平表示,目前民营企业发展确实遇到一些困难,尤其是在过去两年,很多民营企业融资碰到一些困难。他认为可能有几个方面的原因。

  二是过去从宏观上采取了一些政策,比如像环保风暴,把环境改善。

  三是去杠杆。因为过去担心杠杆率太高了之后,会造成金融风险。这些经济政策都是非常好的政策,是为了提高经济增长的长期的质量。但是在短期它导致的一个结果就是,客观地看,当环保的要求一下子收紧的时候,就会发现很多不太符合标准的大多数都是中小的民营企业。收杠杆的时候也会看到,是按比例来说民营企业受到的冲击确实大一些,但是从去年开始,政府其实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国务院接连出台很多政策,要帮助民营企业改善他们的融资环境,支持他们的经济增长。

  黄益平强调,目前中国宏观政策的基调还是保持比较稳健的货币政策。当然如果经济下行的压力在放大的话,会加大一些力度,降准其实是其中一个方面的措施。但其实政府更大的精力是放在更积极的财政政策,财政政策要稳增长。但是政府也一再表明会采取一些新做法,跟2008、2009年当时的4万亿刺激政策,所谓的“铁公鸡”会有很大的不一样。这一次如果财政还要支持的话,更多的是放在民生方面,放在支持创新,放在社会福利方面。所以,财政的力度应该说是比货币政策的力度会更大一些。

  他表示原因在于两方面:第一因为与外部的贸易争端目前看到了可以慢慢终止的迹象,对于市场的信心提供了一定的支持。第二个很重要的方面,第四季度的时候,政府也加大了逆周期的调控,财政和货币政策的力度在加大。“这样看起来,实际上总体来看增长速度还是往下走,但是第四季度稳住了,我觉得非常重要。”黄益平表示。

  2020冬季达沃斯年会将于1月21—24日在瑞士达沃斯举行。主题为“凝聚全球力量,实现可持续发展”。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出席并发言。

  他认为,总体来说中国的企业在过去的这一段时间确实是遇到很多困难,遇到很多困难,中国现在的人均GDP已经到了1万美金以上。2007年发生全球金融危机以前的那一年,人均GDP是2600美金。从2600美金到10000美金,发生的一个最大的变化是成本水平大幅度提高。过去做得好的很多企业一下子失去了竞争力。所以,中国经济今天面对的最大的挑战,过去是靠低成本优势,现在要靠创新。这是我们经济现在遇到的一个最大的问题。从全国来看,实际上是东南沿海地区都做得非常好,基本上的经验是两条:企业家很活跃,政府没有太多的干预市场,市场机制最有效地运作。只有这样的地方,基本上产业升级和创新都做得非常好,动能是没有问题的。

相关新闻

热门新闻

随机新闻

友情链接及相关站点

Powered by 大吉购彩平台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Powered by 手机购彩平台 @2020 RSS地图 html地图

搜索引擎导航: 搜狗搜索 百度搜索 淘宝购物 神马搜索